English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張柏春:絲綢之路科技交流史研究大有可為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9-05-17  【字號:     】  

圖片由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提供

《絲路山水地圖》中繪有寫意風格的西域天文臺“望星樓” 圖片由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提供

《九章算術·盈不足》書影 圖片由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提供

  長沙金盆嶺晉墓出土帶有馬鐙的陶騎俑(4世紀初,湖南省博物館藏) 圖片由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提供

  近代科學和技術形成于歐洲,之后隨著歐洲的擴張逐步傳向世界各地。那么,在近代化之前,包括中華文明在內的亞洲文明是怎樣發展并為世界文明進化作出貢獻的?這是值得思索的大問題。

  亞洲是世界文明的重要發源地,巴比倫、中國、印度都是舉世公認的文明古國。如何估量中華民族在亞洲文明和世界文明中的重要角色?這是需要持續認識和解說的問題。研究歷史上的科技發明創造及其傳播是我們深化認識的一個重要途徑,對于理解過去、把握現在和開拓未來都有重要意義。

  近百年來,中國科學技術史學科開拓者們以現代科技體系為參照系,發掘、整理和研究中華科技遺產,認真考證史實,闡釋和復原科技成就,解決中國古代歷史上“有什么科學或技術”“這些科學或技術是什么時候由誰創造的”等學術問題,努力構建科技知識的學科門類史,出版了以26卷本《中國科學技術史》和20卷本《中國傳統工藝全集》等巨著為代表的豐厚成果。

  值得強調的是,從古至今,科學知識和技術不僅是在某地區或某國相對獨立地發展的,更是流動的和互動的。某項具體的科學發現或技術發明首先在某地區問世,然后很可能傳播到其他地區并被接受,甚至被改進,激發再創造。我們此前認為的某地區或某國的發明創造,不過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潛藏在水下的則是更龐大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所分享和流動的知識。這些知識或者在廣闊的連續區域內傳播,或者出于人類面對和解決問題的共通思維,在不同文化中“不謀而合”,最終交融與再發展。

  就目前所知,中國人最先栽培水稻、粟和大豆等作物,成就了絲綢、瓷器、紙、火藥、指南針等重大發明,創造了“盈不足術”等科學知識,并通過陸上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等途徑,將相關的產品、技術和知識傳到亞洲的其他地區,乃至歐洲等地。另一方面,我們分享了來自其他國家或地區的知識和技術,包括小麥、棉花、玉米等作物栽培技術,白酒釀造、制糖等技術,以及天文儀器和歷法等科學知識。鄭和下西洋船隊在導航方面,既利用中國發明的指南針,又借助阿拉伯人的牽星術。

  通過比較研究,我們可以發現不同地區或國家在技術和科學知識方面的異同,并從相似性或一致性中推測和探究它們之間可能存在的關聯性,甚至承襲關系,勾畫知識傳播、互動和再創造的生動圖景。通過比較,李約瑟發現中國人創造了高效的馬車挽具,發現了各地筒車(輪式提水裝置)的相似性。他認為筒車首先出現在波斯地區,后來被中國和其他地區分享。

  其實,還有很多待解的科技發展之謎,值得關注和探討。例如,在車輛、銅冶鑄、天文儀器等重大技術領域,中國與亞洲其他地區、歐洲存在怎樣的關聯?在絲綢之路網絡中,與貿易相伴的還有哪些知識和技術的交流?商人如何解決度量衡等實際問題?中國算盤與歐洲算盤的相似性說明了什么?為什么歐亞不同國家都采用過二牛抬杠式的犁耕技術?如何理解中國匠人用的“舞鉆”與中東等地區鉆具的高度相似性?

  跨文化、跨地區的科技傳播史,包括絲綢之路科技交流史,涉及多種多樣的語言、歷史文獻與考古資料、復雜的文化語境,要探討科學、技術、產業、貿易、宗教、藝術、民俗、戰爭、地理環境和自然資源等多種因素之間的互動關系。做此類研究的學者要善于從比較碎片化的史料中梳理知識之間的相似度和關聯度,追尋科學知識和技術發展和傳播的蹤跡。顯然,做這樣的比較研究和交流史研究是頗具難度的。

  數學史家李儼、錢寶琮在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就探討過中國與印度、伊斯蘭地區、日本等地在數學、天文學方面的關系。從20世紀40年代開始,李約瑟將中國文明與其他文明進行比較,由此發現中國的科學技術傳統,并針對歐洲知識的中國來源等問題,作出大膽的猜測、推斷和論證。例如,他敏銳地發現中國的“被中香爐”(萬向懸架)與伊斯蘭地區、歐洲的類似裝置的一致性,認定它是漢代的一項發明。他在《中國科學技術史》的機械工程分冊中用六分之一的篇幅闡釋中國鐘表技術。不過,他對中國擒縱機構影響歐洲鐘表的論證是牽強的、不充分的。

  古代中外科技交流史研究持續吸引著中國歷史學家,甚至科學家。技術史家潘吉星非常推崇李約瑟的工作,自己撰寫了一部《中外科學技術交流史論》。2001年,數學家吳文俊從他獲得的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中撥款建立“數學與天文絲路基金”,以支持絲綢之路知識交流史研究。2006年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著手籌劃絲綢之路技術交流史研究。近幾年來,部分學者在絲綢之路科技交流史方面取得了新進展,出版了《古代絲綢之路與技術知識傳播》《沿絲綢之路數學知識的傳播與交流》等新作。

  世界文明是不同的民族共同創造的。為了書寫知識流動的和“聯系的”歷史,甚至重構全球史,學術界應當積極爭取各國政府和組織機構的支持,開展跨文化、跨地區的國際合作研究,使多國、多學科的學者們既發揮各自的語言和學術優勢,又充分交流與合作,共同破解科技與文明發展之謎。近年來,中國學者的倡議得到了國際同行的響應和支持。例如,2015年,中國絲綢博物館(杭州)聯絡12個國家的24家學術機構創立“國際絲綢之路研究聯盟”,合作研究絲綢之路沿途的紡織品等文化遺產及相關技術,已經取得了明顯的成效。

  無疑,絲綢之路科技交流史,乃至古代中外科技交流史是一個學術研究的富礦。古代科技知識的傳播遠超出我們的想象,我們已知的要比未知的少得多。這方面的研究既可為重構亞洲和世界文明史作出新貢獻,又可增進不同國家和人民之間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與信任,為踐行“一帶一路”倡議營造友好的文化氛圍。

 ?。ㄗ髡擼赫虐卮?,系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研究員、所長)




(責任編輯:侯茜)

附件:

專題推薦

相關新聞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